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非鱼

BACCANO!大好=w=

 
 
 

日志

 
 

几率仙3  

2011-01-17 23:48:28|  分类: 27的文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就说我四月还是很红的,要什么出什么。

我第一次意识到真正的黑,是在七月都过了一半的时候。

那时候大家刷FB,谭殿和猫鬼。

这意味着我刷了三个月的FB了。

一天我心血来潮没有开屏蔽,逛街的时候看到了一种摊子,写着“葫芦葫芦葫芦”。

我好奇的在帮里问:什么是葫芦?

有人回答我:下FB掉的呀。

我心里在滴血,我三个月就没见过葫芦长什么样。

狗狗安慰我:掉葫芦也是看几率的嘛,你只是赶上了。

 

五月的时候其实就渐渐的有些黑的苗头了。

刷葫芦开出来的衣服永远是铁甲,开箱子永远是皮甲。

好不容易组到乌龟,我能在第一次传送就掉线。

按狗狗的解答,除了我掉线,其他都是几率。

 

我开始学着不蹭队,试图自己学习。

当时阿王找到我,说你组个固定队吧。

于是包括福伯、兵娘等五人的固定队到年底的时候只有福伯了。

为了固定队,我学了一些活动的带队方法。

比如带乌龟,我就有过一天跑11次的经历——虽然我是在第十一次的时候才知道5次之后没有体活经验的。

 

后来毛毛忍不住诱惑,还是来玩儿了。

我带她去葫芦,连续五次伪装。

毛毛好奇:葫芦任务都是这么难的吗?

我干笑:几率。

后来毛毛带,连续5次家书。

毛毛学会了笑:我知道,几率嘛。

 

那时候还是和星星合仙,她也还不叫星团——尽管她已经是左护法了。

我作为一个仙,虽然废了点,但好歹还是DPS。

而星星作为一个文士,前期还是坚定不移的奶。

然后在打地痞的时候,我被三连击连死了。

然后下一回合星星毅然决然的输出,放弃了治疗我。

然后地痞死了。

 

我并不想说是因为我DPS废她才不救我的,我只是想体现一下她为什么已经是左护法。

当时20秒之后,星星在帮会里打:咦,我去泡了个粉丝,伯伯你怎么不见了?

一个热爱输出的奶文为了泡面放弃了我的生命。

我考虑到其实当时我也在吃饺子,所以大度的原谅了星星。

只是后来每次合仙遇到要打的时候一定会问!你吃了吗?

 

看,连合仙死的几率都让我遇到了。

我开始觉得我是当之无愧的几率之王。

 

5月的时候赶上了CP6,那时候我很哈屁的决定要去见识大城市的盛况。

所以在本来等级就够不着大家之后拉得更远了。

很巧,云片和肚子也要去CP6。

我们约了不见不散,可是我到会场的那一刻就忘记了——别揍我。

作为一个不太发达的省会城市出来的土鳖,我确实没见过会场那种百转回肠的队伍。我也从来没有试过被人求合影。更没有试过被球合影后一排POSE就有十多个相机围着拍。

我整个人在CP6都挺惶恐的。云片让我更惶恐了。

我找了1个小时也没找到云片在哪儿,在餐厅转了半小时也没让云片发现我。

最后是打着电话试图看餐厅有谁在打电话——这点子开始觉得聪明,但是当我发现餐厅百分之五十的人都在打电话的时候第一次觉得自己真·二。

我只好一个一个凑到别人旁边偷听别人聊天对象是不是我。

也许我的WS形象终于引起了注意,云片喊了我。

云片是个软软的黑寡妇,肚子是个高瘦的纯爷们儿。

回家之后,云片在群里显摆有我的照片。

我才恍·然·大·悟,我没有留下她们的照片!!!

可惜(幸好)她们比我还早AFK了。

 

上面那段很长,它只是个引子。

这引子引发了群里第一次大规模自曝。

自曝让我学会了一件事。

 

群里我认识的第一个真爷们儿是驴儿。

驴儿不叫驴儿,他叫小鱼儿。

其实我也很不理解为啥大家叫他驴。

我自曝贴的是69的窝窝,小鱼儿当时说:我靠这充满棒子味儿的营养不良小眼睛男人是谁?

我拉黑了驴儿一星期。

自曝让我学会了为啥大家叫他驴儿。

 

我说了我学习过一段时间带队。

当然,为了帮派的和谐稳定,我练习带队一般都带野队。

乌龟经常遇到不挂自动的人,这时候我会淡定的T人。

有次我吃饭,只好蹭队。队长开始让我进去了,开口就说:我们是不挂自动乌龟的队!我就是让你看看!你出去吧!

然后我被T了。

我发愣的看了看记录。

这孙子是当初不挂自动被我T在陇右的人=.,=

 

因为要上班的关系,我经常不能赶上白天的活动。

这直接导致了我对天书啊小妖啊鬼差啊等等名词的陌生。

我当时唯一不陌生的是玄冰,因为刷过一次。

是的,前六个月,我只刷过一次玄冰。

 

当两个月后我再次刷玄冰的时候,别人让我自己带点儿来。

我大惊:带什么?

毛毛:掉落的玄冰精魄呀。

我翻遍包裹也没有,并且发誓这段时间绝对没有清过包裹。

毛毛对我的智力绝望了:你真的刷过玄冰吗?

在我以为我又遇到几率之神,一个玄冰都没有掉的时候!

我想起来了,开服第二天阿王带我刷过人生前六个月唯一一次玄冰,并且结束后我把那些“占包裹位置”的花花绿绿的东西全部给阿王了……

于是毛毛对我绝望了。

 

当时大家都没有花很多钱在游戏里,上置顶说句话还是挺贵的。

我们管上置顶和上公告叫上电视。

有段时间我发现两人经常上电视——阿王和月子。

阿王是因为放妖。她一天挖完一百个箱子后绝望了:其实我是老妖之友。

月子是因为葫芦。当她锲而不舍终于成为终极霸服葫芦娃的时候,全服震惊了。

我在帮里表示了对上电视的羡慕。

狗狗说:你也上过的。

大师说:您的好友 唯梦福伯不梦君 已上线。

莫哥说:您的好友 唯梦福伯不梦君 已下线。

 

后来我偷偷趁夜深人静的时候,买过一个千里符,说:喂。

后来……没有后来了,原来千里符不能分行发。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