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非鱼

BACCANO!大好=w=

 
 
 

日志

 
 

几率仙5  

2011-01-19 19:15:08|  分类: 27的文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从来都赶不上1分钟抢答的。

当别人问我为啥不抢答的时候,我是这么回答的。

但事实是,在别人问我之前我不知道有抢答这么个东西。

 

在每小时的固定时间,会出现神秘的抢答。

答对就有经验有石头。

我一度很错愕为什么经验和石头能放一起,石头不是占包裹的垃圾么。

然后被人扫盲:女娲石,打装备用的。

那个时候我已经廉价卖掉一百多个了。

 

那时候帮里对抢答的热情犹如刷青龙的热情一样。

青龙没有圈叉公子就完蛋。

抢答错了傻七就完蛋。

圈叉公子有一摊位的各种青龙必备一药二药。

傻七有一面墙的答案。

 

我知道傻七和她的墙纯粹是个意外。

当时抢答问了一个很刁钻的问题:XXXX这个对子写在哪个药店里?

抢答频道里答案开始刷屏:扬州城药店。

傻七开始跟进:扬州城药店。

然后大家都错了。答案好像是长安城药店。

于是傻七说:等我写下来。

我大惊:阿七拿着笔记本儿玩游戏?

咩咩表示了不屑:她靠着墙玩游戏。

 

傻七宿舍的墙在我心里是个传奇。

作为女生宿舍的墙,上面写满了网游的各种知识要点、抢答出的各种诡异的问题以及帮里部分成员的账号密码。

这堵墙大概鸭梨很大。

后来傻七说,她搬出去的时候没擦。

刷墙的大叔鸭梨更大。

 

说回抢答。

那时候抢答这个活动基本都是我们帮的包场。

从第一名到最后一名都是我们帮的,中间偶尔插几个不认识的人员。

之前说过,我们是一个低调的神秘组织。

抢答热潮过去之后,我走街上,有人说:XXX帮会是带自动查询功能的字典呢。

另一个人反驳:明明是GM吧。

 

事实上我觉得大家只是不想浪费傻七的墙而已。

但我开始抢答的时候,傻七已经离开她的墙了。

 

给傻七接班的是黑真。

黑真和傻七最大的不同是黑真不会每次都答对,但他每次都能提前1分钟在帮里提醒大家注意抢答。

这直接导致了我连续抢到并答对八次的个人最高纪录的诞生。

我一直觉得,黑真这是多么舍己为人啊!

至少我就没有这么高的觉悟,抢答从来只有我问别人,没有别人问我的——也来不及问。

 

除了抢答,另一项深受群众喜爱的活动就是刷青龙。

青龙多快好省——(对等级低的人来说)经验多、做起来速度快、对帮会有好贡献、傻瓜式任务省心得很。

可是这多快好省是建立在有钱的基础上。

而我只是一个不摆摊只产神行的仙,所以注定我的青龙刷得无比痛苦。

其实痛苦不可怕,可怕的是丢人。

 

我第一次丢人是因为我从不摆摊。

我从不摆摊,并且一直屏蔽着全世界,这直接导致了我从没见过摊位的样子。

我因为没有二药,经常被总管罚站。

有次我连续站了半小时后忍不住在群里问:谁有二药?总管又怀上了,要莲子呢。

咩咩说:总管旁边不是有摊子么?我刚补的二药呀。

我寻找了五分钟也没有找到。

咩咩很肯定:圈叉绝对就在总管旁边。

我再次花了五分钟恍然大悟我屏蔽着这个世界,F9之后第一次看见了摊位,然后我一直拿圈叉当成卖药的NPC。

我在帮派频道表示非常开心:居然有能屏蔽掉的NPC,真是太好玩儿了。

咩咩大概在克制点我的冲动:那是我小号!

 

所谓罚站,就是因为没有总管要的东西而点放弃任务,放弃之后2分钟的惩罚时间内不能接新任务,我们管这叫罚站。

我和狗狗最初的友情,就是从一起罚站开始的。

我莲子五连击,2X5罚站10分钟。

狗狗莲子六连击,2X6罚站12分钟。

圈叉不刷青龙,但是永恒的陪我们罚站。

罚站的高峰期,总管面前可以开两桌麻将了。

 

不知道在帮频说:来切磋吧!

当时狗狗说:交易一下,给你几个莲子。

然后我把跳出来的切磋当成交易点了同意,然后我就死了。

我和一个奶PK,完败。

我总结了一下:我比仙输出少,比文治疗低,比修罗防御低,比罗刹速度慢。

再总结一下,我唯一的优势是嘲讽。

 

我的嘲讽在一段时间内无人能敌。

爆率只有10%的人可以在我身上享受到百分之百的暴击伤害。

野怪的仇恨狠狠的盯在我身上从来不曾远去。

我放的朱雀终于暴击但是无限MISS了。

狗狗看着我放的MISS,说:我靠。

狗狗看着对面10个怪全打我一个人,说:你还是练修罗吧。

 

毛毛就是个修罗。

她玩儿的时候考虑玩最拉风的女性,我推荐的女修罗。

后来她出息之后拒绝带我,我觉得这大概就是原因。

 

毛毛在实在缺人活动的时候组过我一次。

她的队伍已经很美了:两个输出仙,一个奶,一个档修。

毛毛的技术我从不怀疑,毛毛的档修我也从不怀疑。

但是毛毛怒喝之后,所有的怪还是牢牢的盯着我打。

这样打了三批之后,毛毛对队长说:等下我洗怒吧,嘲讽都不如这个仙的脸好使。

 

于是我是用脸拉怪的第一人。

别的仙点输出JN,我点防卫JN辅助JN。

大家也渐渐的不拿我当仙看了。

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职:嘲讽仙。

 

我野队35FB的时候很愤怒,因为野队队长也迅速识破我的隐藏职业。

于是我一直在当前频道发泄。

唯梦福伯不梦君:为什么我穿系统装你们也打我!

唯梦福伯不梦君:为什么我穿梦云你们也打我!

唯梦福伯不梦君:为什么我穿点化装你们也打我!

唯梦福伯不梦君:为什么我输出你们打我!

唯梦福伯不梦君:为什么我防御你们也打我!

猫鬼教徒:喵~

 

35FB里的猫鬼教徒一度让我觉得KFZ绝对是想报复社会。

猫耳萌吗?

大叔萌吗?

猫耳大叔萌吗?

长着报社脸的身长腿短的淫笑的猫耳大叔呢?

长得一模一样的这样的5个报社形象站在我对面:喵~

我哆嗦了。

 

我那次FB最后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打猫鬼神的时候说的。

猫鬼神是最后的BOSS,会变身,伤害非常高。

她只盯着我打。

唯梦福伯不梦君:为什么我裸奔了你还是打我啊!

战斗完毕之后我被队长打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